史話》荒唐黑暗的大明王朝──揭秘政府公報之2(方述斌)

史話》荒唐黑暗的大明王朝──揭秘政府公報之2(方述斌)

明神宗年間的《萬曆邸鈔》。(圖/方述斌提供)

市中心的王子殿下 欢迎莅临公园大道Ⅲ(境外版)

歷史上流傳至今的邸鈔不少,其中比較有名的當屬明神宗年間的《萬曆邸鈔》和明熹宗天啓六年的《天變邸鈔》。

骑士「紧贴老翁飙车」惊险画面曝 民众怒批:贪快悔终身

明朝在中國歷史裡絕對算得上是一奇葩王朝,雖然享國276年,歷經16位皇帝,但是將近一半時間的皇帝根本不上朝,造成許多朝廷大臣一生中從未見識過龍顏,皇帝們的怠政也讓權宦有機會長期把持朝政。

台东薪传舞团 跳出流行味的原民风

其中最有名的有5個帝王:「成化皇帝」,明憲宗朱見深在位23年,即位前幾年算得上是有爲明君,自從寵信年齡大他17歲的萬貴妃後朝政日非,15年沒有上過朝堂;「正德皇帝」,明武宗朱厚照在位16年,每天除了在豹房內淫戲,還經常溜出宮外,尋找民女取樂,根本無暇理政;「嘉靖皇帝」,明世宗朱厚熜在位將近46年,醉心長生不老的方術,24年沒有上過朝;「萬曆皇帝」,明神宗朱翊鈞是明朝在位最久的皇帝,前後長達48年,但是28年沒有上過朝;「天啓皇帝」,明熹宗朱由校在位雖僅7年,但每日在後宮沉醉於木匠技活,基本上也沒有上過朝。

旅美華裔歷史學家黃仁宇寫了一本《萬曆十五年》,基本上認定這一年正式拉開了大明帝國步向衰亡的序幕。因此《萬曆邸鈔》便成了許多人研究明史的重要參考材料,這份完備的邸鈔從萬曆元年一直記錄至萬曆45年,只差3年便貫穿整個萬曆王朝。

由於在位時間最長,朱翊鈞也是大明王朝中最引人爭議的帝王,10歲即位後的最初10年,朝政權柄在內閣首輔張居正手裡,名相張居正銳心變法、清除弊政,力挽明朝中葉以來的傾頹之勢,因此國富民強,史稱「萬曆中興」。朱翊鈞20歲親政,即位後的前5年尚能勵精圖治、虛心納諫和關心民瘼,頗有一代明君之勢。剩下的30年則逐漸荒廢怠政,奢侈浪費,後來雖有「萬曆三大徵」,先後在寧夏消滅蒙古叛將哱拜兵變、在朝鮮擊敗日本豐臣秀吉入侵、在貴州平定土司楊應龍的叛亂,勉強維持了外強中乾的大明王朝在藩屬國面前的基本顏面,但是萬曆48年的「薩爾滸」之戰,後金徹底擊潰明軍,明朝的政權被迫完全退出東北,成爲壓垮朱翊鈞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流傳至今的明抄本《萬曆邸鈔》在臺北中央圖書館及北京國家圖書館皆保有珍貴藏本,不過以臺北的32冊全本最爲完整。全本採編年體,格式嚴謹,每頁10行,每行不超過23個字,記載從萬曆元年癸酉正月起,至萬曆45年丁已6月止,涵蓋45年裡所有發生過的重要事情,內容包括皇帝詔諭、官吏任免升黜、言官彈劾奏章、東北遼東戰報、各地民變剿寇進展、日韓來使和各省旱災水患的天然災害等等,不但內容豐富,而且頗有連貫性,很容易找出一件事情的來龍去脈,的確是研究明史不可多得的絕佳材料。

例如附圖的那頁便記載了一件當年歹徒入宮圖謀不軌的疑案,萬曆元年正月早晨,乾清宮守衛抓獲一名佯裝宮廷內使太監的男子,意欲混進宮內,陰行不法之事,守衛在其身上查獲配刀和匕首各一件,司禮監掌印大太監馮保奉旨將之打入東廠,嚴行逼問後,始承認自己喚做章龍,聲稱由於看不慣馮保所做所爲,故欲誅之以爲民除害等語。豈料在東廠太監酷刑審訊過程中,犯嫌竟然又攀扯牽連出內閣首輔高拱,單純刺殺變成一場政治陰謀,遂使朝野震動。爲了此案進展,內閣次輔張居正還私下秘密修書安慰憂心沖沖的高拱,請其不要過度驚恐。

不過,這件案子雖然不是促成高拱下臺的主因,但卻也間接佐證了當年的首領太監馮保聯手內閣次輔張居正,共同將首輔高拱的勢力徹底驅逐出內閣的歷史傳言。畢竟高、馮兩人的積怨已久,馮保在前朝隆慶皇帝在位時,兩度有機會升任司禮監掌印太監,早日達到個人名位的顛峰,卻都硬生生地被高拱給攪黃了,加諸高拱性情高傲,凡遇意見相左者,動輒厲聲訓斥,絲毫沒有宰輔的容人雅量和器度,明史裡便評價他「性迫急,不能容物,又不能藏蓄需忍。」

台塑三宝 两岸、美国大手笔扩厂

次輔張居正一向胸有大志,一心掃除明朝積弊,決意推行富國利民的一連串政治與經濟改革,張居正多年與高拱同朝爲官共贊中樞,心中想必清楚高拱的存在,絕對是改革道路上的一大絆腳石。因此張居正與馮保合作剷除高拱,不但是三方私怨的了結,也是當時政局發展的必然軌跡。萬曆五年已經升任首輔的張居正趕回湖北江陵奔父喪,途中經過河南,專程繞道新鄭,看望罷官居家的高拱,兩人相見掩面大哭,狀似多年心結已解,可惜彼此的感情並沒有一「哭」泯恩仇。次年高拱臨死前,猶在病牀上寫了《病榻遺言》四卷,細數張居正當年將他逐出內閣的往事,把張居正描述成徹頭徹尾的陰險小人,對照歷史對其評價,不禁令人莞爾。

白痴公主神还原《梅根》大法师爬行 网笑翻:没叫你超越

至於另一本更具閱讀性的《天變邸鈔》嚴格地說,它不能算是正式和完整的邸報,充其量只是一篇京師社會新聞的特別報導而已。它記載了發生在天啓朝的一則重大災難事件,出版格式上並不符合正規邸報應該具備的要件,唯因其撰寫得十分動人,故流傳甚廣。

明熹宗天啓六年的《天變邸鈔》封面。(圖/方述斌提供)

明熹宗朱由校就是歷史中著名的「木匠皇帝」,在位7年中鎮日鑽研木工技術,沉迷於刀鋸斧鑿之中不能自拔,司禮監秉筆太監魏忠賢每欲構陷政敵或提攜同黨,便候伺天啓帝木工做得全神貫注時,進獻有關奏章催帝批閱,這時朱由校必說:「朕已悉矣!汝輩好爲之」。由於魏忠賢的奸計每次皆得逞,朝廷決策大權遂逐漸統歸於其手,致其可以朝政獨斷自專、威權日盛,朝野無不側目。

天啓一朝最爲後人詬病的是,政府不斷製造多起冤案,用來殘酷鎮壓要求改革時政的「異議份子」東林黨人,其中最令人髮指的是唆使錦衣衛在詔獄中,嚴刑虐殺包括「左副都御史」楊漣和「僉都御史」左光斗在內的所謂「東林六君子」,從此讓朝中的正氣蕩然不存,寒盡天下直臣的忠義之心,同時嚴重激化了社會矛盾。另外,朱由校聽信閹黨讒言,冤殺知兵善戰的遼東經略熊廷弼,更是形同自毀長城,俾使後金有機會攻陷瀋陽和遼陽重地,導致明軍在東北的軍事優勢江河日下。

醒吾杰出校友回馈母校 共同推广校园ESG永续发展活动

《天變邸鈔》是由當時北京的一所民間報房編輯發行的,作者不詳,原文亦無正式標題,乃記述丙寅年5月初六王恭廠大爆炸的詳細內情。因爲首段結尾有「合科道意火藥局失火,緝拿奸細而報,傷甚多,此真天變大可畏也」,故後世將之名曰《天變邸鈔》。

爱雅3年痛失双亲 父失智10年屡挂急诊、母罹癌3月离世

「王恭廠」乃明朝工部專門用來製造及儲備軍火的火藥庫,大約位在今北京西城區的永寧和光彩衚衕附近。明初自成袓朱棣以來便十分注意火器的研發,明軍主力的「神機營」便配備了當時最精良的火炮,每逢戰爭「神機營」便一馬當先充當前鋒部隊,後面緊隨騎兵,然後纔是步兵。永樂帝這種由「神機營」協同騎、步兵聯合作戰的戰術,完全顛覆了長久以來以騎步兵爲主的野戰方陣戰術,非常具有時代性意義。

當時京師「神機營」所需用的大量鉛彈和火藥,悉數皆由「王恭廠」負責供應。據聞此次爆炸範圍的半徑達750公尺,面積達1.77平方公里,造成高達2萬人的傷亡,近代有人估算其爆炸威力相當於二戰時的廣島原子彈。

意外發生後,朝廷大臣紛紛上書認爲這場天變是上天對皇帝的嚴重示警,並且要求荒怠政事的熹宗皇帝匡正時弊,重振朝綱。天啓帝不得不下了一道罪己詔,表示要痛加省醒,同時也不忘告誡大小臣工「務要竭慮洗心辦事」。

《天變邸鈔》全文共2589字,原跡已經消失,如今的版本都是根據明末清初的一些文人留下的文集中,整理收錄而成。這份邸鈔內容豐富、筆法生動,針對大爆炸期間,上至天子內廷,中至官宦仕家,下至市場小民、販夫走卒,甚至牲畜的種種遭遇和反應,皆有畫龍點睛的描述。其中最駭人的重複記述景像是,許多人的身首異處,死傷男女皆赤身裸體一絲不掛,同時天空下了近兩個小時的碎屍雨,木頭、石塊、人頭、斷肢,以及各種動物的屍體,紛紛從天而降,其中尤以德勝門外落下的手臂、人腿更多,現場真是可謂人間煉獄。

由於意外發生在將近400年前,文中有些記載難免帶有民間迷信和大自然的神秘色彩……例如:

约乔:梦回

事發前一月餘,傳說中的鬼車鳥(按:即荊襄之地崇拜的九頭神鳥,乃鳳凰的一種,民俗認爲是火神祝融的化身)羣聚於京師觀象臺附近,不分晝夜悲嗚哀啼,聞者莫不膽顫心驚。

事發前一週,每天夜裡經過京師城隍廟門前的人,皆親耳聽聞一向安靜肅穆的大殿中喧嚷吵雜,不斷傳出呼叫唱名聲響,有好奇者欲一探究竟,皆被廟祝以天下城隍在內造冊爲由,勸阻於殿外。

卢广仲澳洲开唱帅哥美女满座 一路晴天获封「现代小太阳」

事發前3日,京師的巡更邏卒屢在夜間遇見陌生的白鬚老者忽出忽入,士卒們都猜測是土地公,並且多人屢在宮門樓角處看見百餘青色鬼火,四處亂竄、忽聚忽散,聚集在一起時狀似一個大車輪。

事發當日上午十時左右,京師上方晴空萬里,東北處上空突然傳出一波波好似獸吼聲,音響不絕一直傳至西南角,接着灰氣涌起,屋宇開始微微動搖。須臾間大震一聲,巨石空中飛注如雨,天崩地塌,昏黑如夜,萬戶倒榻。然後半空中出現縷縷如絲般的五色雲氣,接着蕈傘狀的黑氣沖天而起,飄浮天空經久不散。

四月是你的谎言

早看清了!查尔斯秘密为梅根取绰号

近代有人根據所有殘篇斷簡的相關內容,試圖總結出當時災難發生的種種景像,似乎更接近隕石撞擊地球時應該發生的情景。不過,缺乏科學鑑定的結論,總歸也只是臆測而已,這個歷史長河中的最大爆炸疑團,至今仍是無法解開的謎。

不過,無論是否天象示警,這場大災難發生後不到一年,朱由校就駕崩了,膝下無子的他,只好傳位給異母弟朱由檢,即末代崇禎皇帝,14年後李自成攻破北京,朱由檢匆匆在煤山自縊,正式結束了這個曾經輝煌富庶,卻又荒唐黑暗的大明王朝。

明熹宗天啓六年的《天變邸鈔》內容之一頁。(圖/方述斌提供)

《牛车》被呛台语烂 安心亚回击请看正片

【本系列完】